新闻中心
home> 新闻中心> 「家族信托+身份规划」全球富豪都在为家族财富传承布局!
「家族信托+身份规划」全球富豪都在为家族财富传承布局!
time:2018-10-09 16:16:12
share:

根据中科院的统计显示,未来五至十年内将会有多达300万家企业面临传承的挑战。在即将迎来接班潮之际,关乎家族长青的财富规划与传承相关工具/服务备受关注,这其中,家族信托、家族管理办公室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

而家族信托真正的发展和兴起应该是在美国。

早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当时美国诞生了很多富豪,他们为了实现家族财产的传承,就创造出了家族信托这种财产管理模式。而最先开创美国家族信托先河的是阿斯特家族。

也正因为家族信托具有财富传承的优势,所以受到了很多美国富豪的亲睐,后来包括洛克菲勒家族,摩根家族,杜帮家族等顶级财团都实行了家族信托。也正因为这得益于家族信托的管理,这些财团过了很多代,但家族的财富仍然得到不断的传承,打破了富不过三代的魔咒。

家族信托教科书级案例—李嘉诚

2018年年初,李嘉诚终于正式退休,在其手中执掌了68年之久的庞大商业帝国迎来了第二代掌门人,亿万身家的传承也终于尘埃落定。

2018年8月23日,据港交所权益披露显示,李嘉诚又将个人持有的近6600万股长和和约1.31亿股长实分别以每股90港元和55.8港元的价格注入李嘉诚名下信托基金,涉资共计约133亿港元。至此,李嘉诚最后一块财富传承拼图完成。

其实,这位华人首富很早就开始了个人财产的安排,即以家族信托的方式一方面确保其商业帝国基业长青且控制权不因分家而旁落,一方面又确保家人以信托受益人的身份享受家族财富。

李嘉诚的继任计划实际是将继任和分产分开,由长子继承家业,又利用家族信托让全家人以信托受益人的形式享有家族财富。这样既可以确保控制权不会因分家而旁落,从而保证李氏帝国再存续百年的基础,又可以保障其他家人的权益。“让商业帝国正常运转,让两个儿子可以有兄弟做”是李嘉诚大智慧的体现。

国内土豪们的案例

不光是李嘉诚,许多国内的富豪都在通过家族信托实现财富保护与传承:

例如18年年底,几家上市公司的股权结构悄悄发生了变化:  融创孙宏斌、龙湖吴亚军、达利许世辉、周黑鸭唐建芳等4名富豪,把价值约1,166亿元的股份装入了离岸家族信托,并通过家族信托继续持有上市公司股权。随后,中国经营报报道称,2018年,至少20家港股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新设立或将股权转让给离岸家族信托,其中15家系在港上市的国内企业,装入信托的股份市值约285亿美元(约2000亿RMB)。民企试水离岸信托。

其实还远不止,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富豪设立家族信托的人并不在少数:马云、刘强东、孙宏斌、雷军等10位设立离岸家族信托的内地富豪,仅这10位,装入信托内的资产就有5,000亿!

家族信托 为何受热捧

家族信托是家族办公室其中的一个应用工具,高净值可利用这个工具对自己的财产进行保护、传承、管理和分配。而家族办公室能提供家族企业的经营和继承、家族成员的资产分配、慈善基金会的设立和整个家族内部所衍生的各项生意、生活等事务方方面面的服务。至于如何选择,关键看高净值人群的需求,而这些需求具体都有哪些呢?

1、资产隔离保护

设立家族信托之后,家族财产的所有权跟受益权是分开的,一旦成立家族信托之后,家族的财产所有权将不归家族任何一个人,而是由第三方信托机构统一管理。

所有权跟受益权的分离,有利于在家族面临各种特殊情况的时候,达到保护家族资产的目的,比如万一某一天家族企业破产了,或者背上了巨额债务,那家族企业在进行清算的时候,家族信托资产是不会包含在内,另外家族企业的债务也不会转移到信托资产受益人的身上,因为家族信托的所有权不属于家族任何一个人,所以法院对于家族信托资产没有强制追偿的效力。

2、用于税务规划

在西方一些国家财产遗产税是非常大的一笔支出,有很多家族因为财产继承而付出了很大一笔遗产税。比如2018年11月,韩国LG集团对外公布,40岁的集团会长具光谟继承了其父亲所持有的8.8%的LG股权,而具光谟想要成功获得这个股权就必须支付大概7000亿韩元(约43亿人民币)的遗产税。如果当初具本茂设立家族信托,通过家族信托的方式把LG的股权授予具光谟,那就可以避免这笔巨额遗产税的产生。

3、实现家族财产的传承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富不过三代,很多家族在创始人去世之后,家族的财富很快就被后代给挥霍一空。而通过设立家族信托,就可以避免这种问题的产生,因为家族信托的所有权跟受益权是分开的,家族信托的受益人不能支配家族信托资产,只能享受其中带来的收益。

而且家族信托有众多限制,比如设立的期限,资产配置方式,突发情况时财产的处置,受益权分配等等,通过设置这种限制之后,可以避免家族成员出现财产纷争,避免家族成员因为个人能力不足或者其他特殊情况把家族财产挥霍一空,从而达到家族财产保全与传承的目的。

4、避免不良动机瓜分家族财富

所谓豪门是非多,现实中很多富豪经常出现婚姻分裂,甚至有些人为了瓜分一些富豪家庭的财产而精心策划跟富豪结婚,然后再离婚。结果轻轻松松就有可能分走富豪一半的财产。但是通过设立家族信托,就可以避免这种特殊情况造成家庭财富的损失,因为家庭信托财产不属于任何一个家属成员,所以就算家族成员出现离婚的情况,家族信托资产也不会被瓜分。

5、实现家族财富的增值

家族信托一般都是由专业的信托机构进行管理,这些信托机构有专业的管理团队,他们的一般具备高水准的投资水平。而且家族信托在设立的时候,还可以限制家族资产的投资范围。所以通过家族信托这种方式,可以实现家庭财富投资增值,避免财富落在家族成员手里,因为不懂投资或者乱投资造成家庭财富损失。

况且富豪们设立家族信托的资产都很大,比如几十个亿或者上百亿,这些资产光每年投资产生的收益就在数亿元以上,光投资收益就足够家族成员过上富足的生活,不用担心因为家族成员能力不足或者出现其他意外而为生活担忧的情况。

身份规划与家族信托

在家族财富管理的情境下,身份规划,本质上是准备改变一个家族成员的司法管辖地,因其通常持有账户、股权、不动产等资产,身份改变将极大影响财产关系的法律适用。因此,在家族财富管理中应当首先考虑身份规划问题。通俗来讲,移民可以理解为获得了一个外国户口或暂住证,但移民影响的远非身份本身。由于移民涉及到税务居民身份、司法管辖、法律冲突等国际法问题,一旦没有妥善规划,将会产生难以预料和挽回的影响,需要慎重对待。

身份规划的必要性自不必多言,无论是基于轻松便利的国际行走、优质开放的子女教育,还是税务优惠、外汇自由,或者单纯享受境外的异国风光,移民都是一件充满吸引力的事情。身份规划本质上是改变自然人的司法管辖地,属于法律问题,一旦将身份规划置于家族财富管理的高度,就更是一件严谨的专业的事务,有很多需要注意的方面,例如,身份规划宜选择具备移民法案的国家:

全球 200 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移民法案的国家并不是很多,尤其是针对护照的法案。根据笔者观察,目前拥有移民法案且政策稳定的国家中,以下八个国家可以通过投资获得公民身份,分别是圣基茨、多米尼克、格林纳达、安提瓜、圣卢西亚、塞浦路斯、马耳他、瓦努阿图。如果希望移民到小国且获得其护照,这些国家是较为稳定的。以圣基茨和尼维斯为例,该国位于美国南部的中美洲区域,属于英联邦国家,于 1983 年建国,1984 年启动投资移民计划,投资 40 万美金或 22万美金房产并符合一定的条件即可获得其公民身份,且投资移民有其宪法保护。女企业家俏江南的创始人张兰就获得了该国国籍,用于其企业在美国的上市。

华人首富、长和主席李嘉诚早在集团周年晚宴上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否认加入加拿大籍的传言。对于被指拥有其他护照,李嘉诚称,自己从未去加拿大申请移民,有些人有两三本护照,不是安全问题,去旅行有哪个国家的护照就会方便。对于取得过哪些国家的护照,李嘉诚说:拥有多个国家的护照并不出奇,公司生意涉及57个国家,哪个国家的护照方便,就用哪个国家的

正如李嘉诚所言,高净值人群拥有第二本甚至第三本护照,则意味着“方便”。

继李嘉诚之后美国金融大鳄吉姆.罗杰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发声:

“在下一个10年、15年、20年,仅仅只有一本护照是很危险的,未来的局势很“动荡”,必须有PLAN B,而拥有第二本护照就会给到你存活的机会!”

罗杰斯也表示自己拥有不止一本护照,而他的孩子则更多。

正如罗杰斯和李嘉诚两位大佬所言,未来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无论是金融、政治、军事等都存在着很多问题和风险,只有一本护照会让你有很多问题,甚至陷入困境。

而拥有第二本护照,意味着在投资、海外市场拓展、开设银行账户、境外上市、全球置业、环球旅行等会有更多选择,而更多的选择也就意味着享有更大的自由,拥有更多的保险。

这5类人必须要开始了

创富不易守富难。

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财富迅速累积的同时,也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谓熙熙皆为利来,攘攘皆为利往。很多亲情、友情在财富的诱惑面前不堪一击。

对高净值家庭而言,家族信托作为财富传承的重要工作,需要被充分重视和利用起来。以下这五类传承需求,总有一类能让您感同身受。

第一类:隔离债务风险、防子女婚姻风险

A先生是一位成功的传统制造业企业主,每年企业能带来千万级别的利润。唯一的儿子已经结婚,并生了一个小孙子。

自家企业的股权,老两口与儿子各占1/3,此外家中3-4套别墅也放在了儿子名下。然而学设计出身的儿子对自家企业经营一窍不通,房产也无心管理,从这个状况来看,儿子完全缺乏将资产打理好的能力。

担忧:

儿媳家的服装生意日渐艰难,银行贷款很难批下来。儿媳欲借3000万高利贷来盘活企业,老两口对此非常焦虑,担心自己传给儿子的资产将来要为儿媳抵债,那么未来的生活就无法得到保证。

第二类:防争产、公平传承

B先生是当地最大的鞋厂的老板,企业稳定盈利情况良好。B先生曾离过婚,22岁的大女儿是前妻所生,8岁的二女儿与3岁的小儿子是现在的B太太所生。B先生离婚时大女儿已经懂事,对现在的B太太有些排斥。

担忧:

B先生计划在几年内完成企业交班,与B太太一同环游世界,然而对于企业接班家里闹出不少矛盾。

B太太的两个孩子还小,如果大女儿接班担心对自己的两个孩子不公平。

大女儿的未婚夫是位律师,B先生担心他结婚的动机不纯,未来若女儿接班企业怕会将企业拱手让人。

第三类:税务筹划、防自身婚姻风险

C先生是一位成功的企业主,他一己之力经营的公司生产的婴儿用品畅销多个国家。

担忧:

常年扑在工作上的C先生发现,他和C太太关系不如从前,甚至还隐约觉得太太有不忠的嫌疑。

C先生经营的是个人独资企业,他将大量的现金放在企业账户上,并用企业名义为自己和儿子购置了房产和汽车。此外,C先生对企业不仅承担着无限连带责任,所得税更是高过有限责任公司,达到35%,这使得赵先生对企业分红缩手缩脚。

第四类:担忧CRS、跨境家庭成员传承

D女士是一位成功的外贸企业主,过去有过一段不愉快的婚姻,有两个孩子,大儿子19岁目前在美国读书,小儿子11岁,D女士一直带在身边。

由于D女士做外贸生意,投资理念比较先进,所以家中有大量的海外资产如欧洲、美国的房产、海外股权基金、股票等。

担忧:

大儿子想定居美国,不知道未来是否会更换国籍,同时D女士也希望小儿子未来能接班企业,怎样实现公平传承是个很大的问题。

其次,D女士自己有再婚的想法,但担心自己名下的大量资产是否会被分割。

眼下随着CRS的不断完善和推进,D女士也非常担心自己的海外资产暴露在税收的风险之下。

第五类:移民家庭税务筹划、境外资产规划

E先生在国内长年从事国际贸易生意,经常往来世界各地。太太是家庭主妇,有一儿一女都是中国国籍。过去的10年间E先生投资了诸多境外资产,有香港投资的房产、股票和银行存款、美国的房产等。E先生和太太希望子女在美国接受教育并生活,于是太太与子女都申请了美国EB-5移民。

担忧:

E先生本人因担心税务问题没有申请移民。由于不知道自己未来会不会成为美国税务居民,因此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规划自己的海外和美国资产。

家族信托成为高净值家庭的标配是必然趋势:

根据每个家庭不同的问题和需求,通过“个性化定制”灵活多变的信托条款,最大程度满足不同家庭的传承需求。

中国的高净值人士正在快速增长,对于富人们来说,如何将自己赚的钱传承给想要给的人而不会被挥霍亦或是为子女创造一个无忧无虑的未来,是值得思考的一件事情,考验着人们的大智慧。